信息工程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教学与招生  科学研究  实验教学  党建工作  学生工作 
 
您的位置: 首页>学生工作>国防生专栏>正文


一名地方大学生眼中的军校生
2014-04-16 18:01   审核人:

     

  我不知道真正军人的生活是怎样的,是不是每天与泥泞和钢枪为伍,是不是朝暮为月光而伴,因为我没有实实在在的接触过一个生活在军营中的军人。但是我想用我的亲身体会说说军校生。
 在很多大人大学生大家伙眼里军校生与公务员差不多,是一个让人又钦羡又嗤之以鼻的职业(请允许我称之为职业),钦羡的是,一旦考上便可以在这个为了工作明争暗斗献钱献媚献身的时代中没有太大的后顾之忧,甚至还有当部长当将军的大好前程,一听谁上了军校,普遍反映是:哟,前途无量啊!嗤之以鼻的是,是用纳税人的钱在养你们等你们出了校门,为我们死为我们卖命那是你们的义务,管他汶川震玉树震西南旱南京炸还是舟曲泥石流,我们开着空调磕着瓜子儿啃着西瓜还不忘了一手拿着苍蝇拍子打着苍蝇看着你们在电视里用手挖人用身体搭成人墙那是你们自愿的,请别说你没有听过有人这样说,我不听,我也不相信。
 我曾经也质疑过军校生,我说你多享受啊,半毛钱不用花就念完大学了。他笑了笑说,的却很享受。可是他们真的在享受吗?他们每天6点起床然后洗漱内务吃饭或者跑操,那时候同样是大学生的我们还在被窝里美梦做了一半,或者看完了通宵电影,关了电脑顺便喝了瓶牛奶缩回被窝里翘了课补觉。他们每天7点多已经坐到了教室里开始打着小盹儿看书,那时候我们翻了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拉拉被子接着睡。他们每天上午满满的课程,每周的战术课还要背着重重的看上去像盔甲一样的东西到处跑来跑去,凉快的时候当棉袄穿,热的时候当桑拿室,每一门课都得用心对付,因为没有重点没有范围,重点就是每章,范围就是整本书,资料就是题库,作弊走人,一学期挂四科走人,补考挂算一科。玩个游戏被队长发现就是连凶带骂打背包半夜爬楼梯的干活。头儿一个不爽就是五公里。而我们的上午有点名的课喜欢的课去教室里赏脸听听。下午,我们又要午睡了,可他们要么上课要么训练要么是出不完的公差,我以前不知道公差是什么东西,后来知道了,就是捡树叶,扫大街,给家属院打扫卫生也许会有人说我有贬低自己抬高他们的嫌疑,我不否认大学里有积极上进的人。
 但是,军校生失去的不只是本该有花有草(军校里好像也有花有草)有爱情有自由的青春,失去的更多是一种关于年轻的躁动,是对大千世界任意驰骋的无限向往,因为军营需要他们耐得住寂寞,因为军校需要他们能忍耐,因为军队需要他们不焦虑,因为军人要求他们拒绝新鲜。因为在那个让人不由自主而精神绷紧的地方无形之中让他们较军营外的人变的更安分,他们的梦想被局促的拥挤在军界里。而这些,却是我们整个青春中最最珍贵的东西,可他们无形之中为了一个其实真的很崇高的使命一个任务甚至是一个命令而必须丧失着。这就是为什么当那些军校生们身在军营穿着军装时看上去都那么严肃而自省,而脱了军装换上球鞋短裤牛仔裤踢恤或者衬衫在球场大喊大笑大叫大闹着踢球抱着吉他浅吟低唱时又是那么的可爱,为数不多的姑娘穿上漂亮的裙子把小短发费尽心思的换个造型时又有一种发自天性的源源不断的美。其实他们不过是一群和我们一样简单而可爱,愿意接受一切能够接受的新鲜事物,愿意有一个或大或小得梦想一个美满或幸福的家庭,然后keep going keep trying的青年人。        

 下一页 [1 2]
关闭窗口


广东工业大学信息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